2013年11月14日 星期四

真的很不一樣--FTM。簡介這些那些

薇真(跨性女運動家)
※本文經幾位圈內朋友反饋並修定,在此感謝
※歡迎【轉載】,隨附連結即可


這篇拙文是寫給認識的FTMs朋友們及其經驗,每當我聆聽新一位FTM朋友侃侃而談(穩定後的FTM通常比MTF更加侃侃而談),都不忍驚呼:FTM真的很不一樣!


在跨性別運動、"認識跨性別"或社群中,FTM往往只被當作MTF(男變女)的相反對比,而未曾認識FTM朋友自己的經驗、感受、同儕、生活和議題到底是什麼。在目前團體中,路線差異也大於去重視FTM和MTF間的差異獨特。而「跨社群中都是MTF浮現,為什麼FTM都不出來」也是一般疑問而未被討論的問題。



人際圈、社群與兄弟聚會


「凡是叫同志的活動或團體,一定會發展成都是男同志;凡是叫跨性別的社群或活動,多半最後以MTF為主」就跟這真理一樣。


就我對於台灣FTM現況的理解,其實正如同男、女同性戀對跨性別「為什麼都不出來」"看不見的"誤解,答案很簡單:因為在同性戀圈、MTF圈以外,FTM和FTM之間當然也有自己的人際圈網絡。即一個FTM會認識另一個FTM,而從認識一位FTM又會認識到好幾位FTM....這樣的網絡存在。


而在台灣十多年來的草根中包括現今,FTM間形成的「兄弟聚會」,一直存在著一個彼此張力拉鉅的光譜:有一圈A會嫌新來的人「不夠man、太像踢、太娘、不是真的自我認同是男性」,有一圈B會覺得A圈的人「自我認同男性也有很多種表現方式」。於是,一位初茅涉世的FTM新朋友,便是在A圈兄弟說法、B圈兄弟說法之間,在排斥/被標示/歸屬中,游移與辨識自己的位置。


從外人眼光來看,也許覺得「不女性主義」,而更不跨性別敏感度甚至會有更難聽的話。但站在自我認同男性與性別資源的同儕需求上,形成這樣的次文化也是很自然的。不可否忍,A圈是形成了同儕「自己人」的排斥壓力,但這些認同歸屬界線感的慾望也是很真實的,因為「認同自己是男性」這件事不能被輕易動搖,而在「外面」會被一直誤解。



「為什麼FTM比較低調?」


相較MTF活躍,為什麼FTM似乎比較低調?這也是很常遇的問題。分析來說,原因或許有下。
1) 社會允許(原生)女性的性別表達空間,較允許(原生)男性來得大。原生女性穿男性襯衫相較是壓力小的,原生男性穿洋裝相較是壓力大的。

2) FTM在使用男性荷爾蒙後,因藥理身體變化,睪固酮的男性化全面改變、遠大於MTF用雌激素。當一位外表打扮已部份過渡到男性社會身份的FTM開始使用荷爾蒙後,鬍子茂密(因人而異)、皮膚變粗,並且數月後喉結生長聲音低沉。通常到荷爾蒙也更加社會穩定後,FTM多半就更沒有「非得要出櫃或參與社群」的理由。

(老一輩FTM的隱蔽壓力更大,雖然融入主流男性人生,但相應也有社會刻痕更深的心理禁忌。FTM間老輩和新輩的「世代差異」和對話代溝,也尤為明顯。) 

(即使俗稱 "FTM較被社會接納",但生活韻律中仍然承擔著類似男性對踢「打T高手」仇恨文化的人身安全壓力。)




FTM不願公開集結的最大焦慮:在台灣,女同志踢的文化太高調!


在「外人」的想法,我們會覺得說:啊多讓FTM荷爾蒙如針劑、平胸手術等資訊更流通呀,對社群新朋友比較好,blah。但這層焦慮,使得FTM中會想事情的朋友,對於「公開」這件事,是格外敏感的。通常你得直接和FTM當面聊,他們會有自己經驗歸結的雷達篩選判斷,最後才會選擇要不要將藥物資訊或FTM資訊透露給你。為什麼呢?


--因為台灣女同志「踢」的草根文化太普羅大眾,很多不見得自我認同是男性的朋友,看到FTM在使用藥物,"效果好像很好" "好像很成功" "好像真能夠當男人融入主流社會交女友、終於能夠撤底擺脫在台灣一個女生和女生交往時的悲傷輪迴了!",在青少年/女同儕沒想太多的情況下,使用醫療轉變,可能會導致非預期的負面後面。


(從藥物激烈過敏、藥物負作用、「藥是萬靈丹」神話、到各類術後併發症從漏尿身體變差到無法行走,以及「醫療轉換後,才發現自己不是完全想當男人」等,皆會造成不可復原的傷害。而完全渡越到男性身份的生活方式,也有其相應的辛苦苦澀,不見得適合每個人自在方式。愈加認識自己是什麼,依然遠比「階序」來得好。)

(儘管已是"想完全到另一邊、也會醫療轉變"的朋友,在男性荷爾蒙激烈轉變的兩面刃,也面臨需因應身體快速轉變而生活得完全地過到男生的心理壓力。這是TS共同的母題:不論典型男生/女生其一或相對寬廣的,社會其實一直在暗中強迫人們要即刻「非女即男」。不論典型男/女兩性之一或自由,我認為應當減緩社會壓力,讓轉變過程或不轉變都能夠自由呼吸。)


當然,用男性荷爾蒙或平胸手術,一點也並非是「只限自我認同完全是男性」的專利;但重要的是,「想清楚自己是什麼」以及「瞭解優缺利害」。在台灣,因為女同志踢陽剛社群、和認同男性FTM兄弟社群、極端的勢力不對等一面倒。在這樣情況下,我們是缺少資源去讓人瞭解、辨示差異與探索自己是「a)自我認同完全是男性」、是「b)充份認同接納自己是女性,只是表現和穿著有陽剛元素」、或是「c)不完全認同自己是女性、但也不覺得自己要當男生」之間在樣貌、感受上的光譜差異!


再則,許多FTM朋友都不約而同向我抱怨(並暗示要讓社會瞭解這點):FTM真、的、很、討、厭、被、當、作、踢!


當然也有(覺得無所謂、沒有被冒犯)的反例。但,為什麼呢?原因是,在台灣的女同志踢的主流文化中(尤其是校園女同志與運動語言),踢被再現成是「自我認同接納自己是女性,只是打扮穿著不受拘束」。於是,FTM就被當成→「只是比踢再更一過去點的踢而已嘛,本質上差不多」,或是呢,「為什麼你一定要堅持自己是男性呢?接納自己是女性本質不是很好嗎?blah」。然後FTM就呃啊爆氣了,從此只在自己圈裡認識OK的朋友,不願再出來多費唇舌。

(不少女同圈和FTM圈友人都表示:草根年長一輩的女同圈中,很多鐵踢根本骨子裡外就是自我認同男性的跨="=。但也是因為文化語言優勢:講「鐵踢」較多人懂在女同圈比較好混江湖,講「FTM」知道的人就較不多。)


這裡敏感、糾結但又生死重要的點是什麼呢?(也有人覺得 "算了" 別人怎麼看待我、要叫先生、小姐還是踢都好,隨便啦,沒力氣解釋了..。但久而久之心裡自己還是有些複雜糾結....)就是跨性別中「性別氣質/性別表達」和「性別認同」的區分。OK,「穿得帥不等於認同男性,只是穿著不受拘束」,這是性別氣質/表達的講法。但另一方面,對另一些人或任何人而言,「覺得自己是男性/女性」的自我性別感確認與維持,仍然是格外重要至關你作為一個人生命/生活的全部。詮釋來說,或許對自我認同男性的FTM來說,今天他要穿得「整個是男人」還是「中性」,是他個人選擇自由;但不論他今天怎麼穿,也不論他手術了沒,更不論他荷爾蒙與否、帥不帥blah,→尊重他、看待他與對待他,他就是個男人。



外觀辨示差異


在我見過少少的台灣FTM朋友中,若從外觀來區辨FTM普遍樣子,特徵是:就是直接男生平頭、男生西裝頭、男生西裝襯衫、男生手錶、男生皮鞋,這些「整個就男生」的性別元素。如果不是已經可以自由表現的踢(就像MTF剪女性短髮,仍然被認作是女的,這是條件和生活歷練要到中段以上才能做到的),蠻多FTM焦慮會刻意避開台灣女同志踢的幾個經典符碼(刺蝟頭、中性混搭)。


(至於 "如何街上認出他是FTM不是原男"哪些特徵,就如同 "如何街上認出他是MTF不是原女",基於我們跨圈的倫理和習慣,我們通常也不向人討論這個,是基於對pass的尊重。)



生命質地的孤獨


有人說FTM相較來說容易融入主流社會,較無直接衝突,較辛苦。相應地,也有相應的辛苦,即也正因此、不如MTF有相對明顯的同儕支持。在我認識的FTM中,幾乎也是每個都走過孤獨的一段路,青春期對自我的探索、性別轉換、原生家庭壓力(一個家裡的女兒要變兒子,和一個家裡的兒子要變女兒,處境也是不大相同)、對自我的認定,對周遭世界和自己生命的感覺,如何融入另一邊男性同儕圈的學習或半融半離感,以及情感找伴。


關於男女性別社會文化差異,其實有點抗拒用社會文化差異做FTM/MTF對照的整體性解釋(如華人重男輕女、男的養家侵略、女的嫁人溫順之類)。因為在實際中,其實不論FTM或MTF,每個個人身上受到男/女文化影響程度和軌跡,其實都是各不相同的獨特。



FTM間都在聊什麼


最容易引起FTMs間話匣子的話題,應該還是普遍的需求:交女友。


先釐清一下FTMs的喜歡對象差異。目前長年社群中,喜歡對象是男性的FTM故事仍然浮現很少,不論是異性戀(原男異男 v.s. FTM)或男同性戀(原男gay v.s. FTM)的,暫得省略。在普遍的FTM生命敘述中,大多仍是以喜歡女性為主。其中又分成二個敘述:


1) 原來在青春期以為自己是女同志社群的踢,有在女同圈中的女女交往經驗。後來在知道了「哦原來世界上有變性人,有人跟我一樣」建立跨認同或甚至醫療轉變後(這是蠻明顯的分界嶺),離開女同社群,轉由直接在平常異性戀生活中同學同事平常朋友的朋友找原女異女,以一個自己是「就是pass男性」身份。


(也有轉變後的FTM未離開在女同圈的歸屬,但因為女同圈在社會處境下的「拒男」文化,對於"太男人"到"整個已經是男人"的FTM,也有很大的排斥焦慮到「獵殺驅趕」。)


2) 沒有進入女同社群,直接並且一直以來就是在平常世界交異女女友。



喜歡並交往異女的FTM,一個普遍的眉角是--如何讓異女知道我就是個一般男人、但又能接受我沒有屌、性行為模式偏手指假陽具,並且無法讓人生育?在經驗中,這是能克服的,在於是如何被異女女友所理解和溝通。雖然也有「還是沒辦法、只好ㄘㄟˋ」的故事,但在FTM間交異女的攻略中,成功穩定交往的案例還是不在少數。



凝聚同儕經驗與集結


站在一個身為跨性女、分離獨立主義的運動者,還是相當希望和推促:台灣FTM和FTM間、應該要有自己的人際、自己的圈子、以及自己對外名義的團體。國外很多團體,都是FTM團體呢。


當然,其中還是有很多技術性問題。比如隱私,好幾位能思熟慮的FTM朋友,多半也沒出櫃拋露面的理由,其會犧牲了他目前生活中的某些方面。比如低調,FTM醫療藥物資訊真的不能太公開。比如動能,FTM還是得要面對強大的「女同志踢文化」勢力、以及MTF的差異。比如圈子,兄弟圈和兄弟圈之間本來還是會有歧異,不容易統合。和所有跨性別或同性戀投入運動社群/社會發聲的難題類似,也有顧慮生涯要收入、無法拋露面。(匿名團體對外名義可行?)


在台灣,外人要認識似FTM的故事已經有很多了,如《男孩別哭》《藍調石牆T》到《慾望跨性男》等等。我想,是該這麼說的時刻了:


別再只用電影和小說來認識FTM、別再只聽MTF講的FTM、別再只聽「那群(女)同志們講的FTM或跨性別」、也別再只聽「跨性別運動」或任何標準答案....是該直接面對聽聽許多位台灣FTMs說法的時候了。

7 則留言:

  1. 我只能說日本的FTM比較不藏自己是FTM的事~!!!因為日本女同並沒有像台灣那麼的強大也沒有很MAN的

    回覆刪除
  2. FTM間都在聊什麼


    最容易引起FTMs間話匣子的話題,應該還是普遍的需求:交女友。

    我覺得不是ㄟ~應該是手術的話題

    回覆刪除
  3. FTM的資訊真的比MTF來得少!!而且大部分都是國外的
    找資料找得很苦...

    回覆刪除
  4. 醫學上可以解決沒有屌的問題
    我們可以用陰蒂與人工海綿體做陽具成型術
    也可以移除子宮與陰道或單純移除子宮
    不知道FTM社群主要的手術需求是什麼?
    覺得為了沒有屌這種問題而分手
    實在是很冤枉的一件事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些人看伴侶而調整需求,或許更該說,自我認同性徵要或不要才是最重要的吧。
      伴侶為了沒要的性徵就分,那也只能說是和伴侶不適合,拿來決定跨要不要做人工性徵,不覺得跨很委屈嗎?

      刪除
  5. 真希望台灣的ftm有天可以光明正大的在社會上被大家尊重

    回覆刪除
  6. 關於FTM之間的話題,這裡有性向偏見,希望原PO能修改中立,FTM之間就算性向不同,聊最多的還是治療或身材,甚至可以聊一般人聊的事,不需要再為FTM的話題也作一個多數性向的框架,基本上刻意忽略其他性向的FTM就足以說明文章的資訊收集缺乏

    回覆刪除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