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4日 星期五

[翻譯] 為了尋找跨性別的愛而奮鬥:對於一位跨性女,在San Francisco的女同性戀社群中尋找一個約會,結果如她預料地非常困難

為了尋找跨性別的愛而奮鬥:對於一位跨性女,在San Francisco的女同性戀社群中尋找一個約會,結果如她預料地非常困難。

原作:Julia Serano
2014年1月14日
翻譯:跨倡站
原文網址:http://www.thedailybeast.com/articles/2014/01/14/the-struggle-to-find-trans-love-in-san-francisco.html

有關約會

2010年6月。
過去很多十年我已經花了時間,書寫關於在酷兒女性社群中,跨性別的被排除和不合時宜。或許你認為現在關於這個主題,我已經沒什麼好說了,但事情並非如此。 在我決定書寫這個主題的這陣子,我斟酌了許多可能的主題:例如,討論在這議題上這麼多年來我的觀點的發展;批評當代陽剛女同性戀社群的陽剛中心; 強調需要給異類酷兒空間使其接受差異;解釋那些在女同性戀地盤宣稱的跨性男/陽剛,經由強調他們沒有男性生殖器或他們出生時是女性,卻壓迫了他們的跨性姊 妹;或與生俱來厭女本質,事實上,當跨性女/陰柔光譜上的人集結與發言,但當我們說了我們有關這對我們多重要的聲音,沒人把我們當作一回事。

雖然這些都是值得討論的主題,但仍不是我最想寫的。所以我決定採取不同的取徑。因而釐清我最想說的是什麼,我問我自己:我最想聽到什麼?什麼主題是我最想 看到解決的?而那問題的答案很簡單:約會。不幸的是,對我來說,這恰好也是我最不希望公開分享我的想法的部份,部份是因為我喜歡保留我生活相對隱私,且部 份因為我知道有些人會不喜歡我所說的。但我想,不論如何這些原因從未在我腦海中停止。

大約兩年前,我的前任和我在一起近十年後分手了。她是一個酷兒原女,當在幾年在我們關係中我性別轉變時,她支持我,而我們是一對一地一起分享我們的時光。 這意味著,十年後這是我第一次我必須重新進入約會的場面。這可能使任何人有些不安,但這裡有幾個複雜因素使它特別...好吧,說它「有趣」..對我來說。 首先,這是第一次我將作為一個女人來約會。此外,雖然在我轉變以前我也曾和酷兒女性約會,但這是我首次正式地在酷兒女性社群中的約會。最重要的是,圍繞此 時,經過多年認同作為一個女同性戀後,我出櫃作為一個雙性戀者,所以我也安排和男仕約會。

和酷兒女性打招乎,似乎在女同吧和俱樂部典型地發生。雖然有時在這類場所時,我不覺得這類場所是非常有利於我去邂逅浪漫愛的伴侶或性伴侶。這部份是出於這 樣的事實,我一般是被辨識作為原女。雖然我承認這是一個特權,使我的生活在各方面都容易許多,但這也意味著在任何調情、接近或任何愛撫時,我隨時可能會曝 光出櫃我是跨的時刻,這往往在我心中留下很恐懼的感受。僅管你認為原女dyke(比trans更廣為人知)視這類出櫃為處之泰然,但實際上並不是如此。我 的跨性別女性友人都遭遇過原女女同性戀「發飆」的時候,或甚至指責欺騙,說[我們是]異男競爭者。顯而易見的原因,如果可以,我寧可避免這樣情況。

為什麼這類酒吧或俱樂部對我而言是沒用的,第二個原因,我在踢/婆二元(butch/femme binary)之外,而這卻是San Francisco女同約會場景的核心。雖然我認同是婆,我並不是「高調婆」或「性感婆」,這兩類是在dyke場所中唯一合法的。幾個我的跨性女性友人告 訴我,當她們剪了短髮並且穿得更中性些,那些原女女同會開始對她們有興趣。雖然我不懷疑這是真的,我也沒興緻這麼做,因為我樂於我性別表達的方式,謝謝你 們。即使我用了這個方式,那也不一定能解決我的所有問題。一個跨性女性友人告訴我,有關她最近遇到一個原女女同,並且他們真的很好,直到她意識到,這人是 誤解了她變成一個跨性別陽剛光譜。當我的友人告訴這位原女女同她事實上是個跨性女,這位原女女同似乎立刻瞬間失去了興趣。

因此,考慮到這一切,我想我會有更好的做法或個人廣告,這會起引更多共同興趣,而不是只是外表或服裝,並且我事先揭露我的跨性別狀態。在許多場合上,我已 經看過了「w4w」Craigslist的部份,但不可避免地它使我留下了創傷。該網站上這麼多反跨的仇恨言論;而少數提及對跨開放的廣告,看起來是特別 為跨性男或tranny bois的,而不是給跨性女的。

我聽說過OkCupid這類東西,我想我會試試看。我列出自己是雙性戀者,並在個人資料結尾,我明確提及我是一個跨性女。我收到很多女人和男人的回應。但 在後續的email往來中,很顯然,大部份回應的女性並沒有讀過我的個人資料。在某些時候,一旦我開始聊天,我通常會問她以前是否曾和跨性女約會(只是看 看我自己會到哪),而忽然-驚訝!-我再也沒有從他們那裡得到音訊。

於是我決定來做個實驗。我重新安排我的個人資料,把揭露自己是跨放在最上面,並且將我的性傾向從雙性戀改成「gay」(在OkCupid指專為同性的類 別),以確保我只想收到來自女性的回覆。過了四個月後,我只收到五封回應:一個來自原女雙性戀女性,三個來自跨性別,且一個來自跨性男。一個解釋這現象的 可能是,在OkCupid上或許跨性別人士比酷兒原女多。但打開OkCupid快速列表,事情並不是這樣。因此,不可避免的結論是,雖然跨性別人士和原女 雙性戀女性經常和跨性女開放約會,但絕大多數的原女女同性戀並不如此。

儘管原女女同性戀一般對我興趣都不大,對照起來,我和原男的經驗反而順得不得了。我們都聽過有關原男對跨性女的興趣是「變性獵人」,毛骨悚然的,暗櫃的, 並且他們不會在公共場所和跨性女約會。當然,在OkCupid和其網網站中也有男人不屬於這些刻板印象。你瞧,他們之中也有些是善良、聰明、有趣、並且好 玩。

當我詢問這些回應我廣告的原男,他們以前是否曾和跨性女約會過,他們並沒有像原女女同性戀立即消失。相反,他們大多會給出深思熟慮的答案。有人說,他們發 現跨性女更有趣,更open-mind,或一般比原女更加勇敢。另外有些人說,他們以前不曾和跨性女約會,但他們很喜歡我的個人資料,他們認為自己是酷兒強烈,所以覺得我的跨屬性沒什麼大不了的。還有其它一些人很簡單:他們被女性所吸引,過去大多是原女,而少數是跨性女,而也不怎麼去區別她們。

這些原男告訴我這些事,老實說,這著實讓我有點傷心。我悲哀的事實是,我從來沒有從我自己的原女酷兒女性社群中-聽到類似的這些話。我覺得諷刺的是,原女 女同性戀-許多引以為傲的進步政治和顛覆的性實踐-往往是更加保守,並且比原男腳本更加符合我們的刻板文化,至少在San Francisco Bay區。我也羞愧作為一個酷兒,事實上許多異性戀直男都做過、或開始,他們自己有關於跨性女這主題,而大多數原女酷兒女性甚至拒絕考慮這事的可能性。

我知道一開始,很難面對這樣的問題。我記得很多年前-忘了是剛在轉變或已經轉變完,我記不太得了-我看到一個有關兩個跨性女作為生命伴侶的短紀錄片。我很 可怕羞愧地說,那時,我被她們的關係有點嚇到。畢竟,我是一個跨性女。而我也被女性所吸引。那麼,若是一個跨性女、有什麼好困擾我的呢?隨著時間的推進,我意識到,在無意識上,我仍然認為跨性女在某些方面是沒有吸引力的、有缺陷的、不合理的,而和原女是理所當然更好的、或更真實的。經過大量的個人 反思,我不得不承認,我的反應是深刻的厭跨(anti-trans)。而我最終克服了我內化的跨性別恐懼,正如我不得不克服我內化的同性戀恐懼、當我第一次和一個男仕性經驗時,且如同我克服我自己的胖恐懼、當我第一次和不同尺寸的女人約會時。

性吸引力是個複雜的現象,當然它有很多個體差異。我當然不期望每個原女酷兒女性都因我而暈眩。而如果只是一小部份原女女同性戀對跨性女沒興趣,我將寫它說只是個人偏好問題。但這不是個小問題-而是全面性的,它是酷兒女性社群中的主要感受。而當絕大多數的原女女同性戀和原女約會和做愛,卻並不向跨性女開放約 會或做愛,這如何說不是跨性別恐懼?而對於那些宣稱女同性戀認同的原女女性,仍考慮的是跨性男,但不是跨性女,是你約會清單中的一部份時,讓我問你:如何說你不是個偽君子?

我沒有寫下有關我約會生活的片段。我有過很多約會,而且也有過超級棒的性,只是不是和原女的那些時刻。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關注,原女女同性戀是多麼不願 意考慮將跨性女視作合法伴侶,直接轉化為社群對認同跨性女的缺乏。畢竟,酷兒女性社群有很多相互誤解。它們是個我們可以建立聯盟為了我們的權益而奮鬥的地方。這是個我們可以找到友誼和選擇家庭的地方。但大多數酷兒女性社群的重要功能,就是提供了在異性戀主流外的安全空間,使女人可以表達對另一個女人的興趣、吸引和情感。換句話說,酷兒女性空間使我們必須服從性別檢查。當然,除非你是你是個跨性女。並且每過一年,讓它我繼續參與這個並不把我視為合法慾望對 象的這社群、變得愈來愈困難。

* Julia Serano是美國一位跨性別作家、跨性別-雙性戀運動者,與生物學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