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6日 星期二

[翻譯] 男人和跨女約會是多麼的社會羞恥,而這如何影響我們的生命

男人和跨女約會是多麼的社會羞恥,而這如何影響我們的生命
作者:Janet Mock,2013年9月13日
翻譯:跨倡站
http://janetmock.com/2013/09/12/men-who-date-attracted-to-trans-women-stigma/


猜猜看?許多男人受女人吸引,而其中有些跨性女。

作為一個社會,我們沒有創造一個空間讓男人公開地表達他們對跨性女的慾望。相反,我們羞恥於這樣慾望的男人,從「男朋友」「騙子」「獵人」「客人」或「色情崇拜者」。我們告訴男人保留他受跨女吸引這祕密,限制它只在網路上,使它作為一個pass的神祕或買賣。實際上,我們說跨女只值得受到男仕祕密地對待,〔反而〕進一步貶低和汙名化了跨女。

我看過了許多所謂的醜聞,大多在公開的八卦部落格上,那裡是跨性女的數百條訊息,尤其是和男人名聲和社會資本的相互運作。數以千計的詞語致力於分析,懷疑某個男性名人,只因為他帶著一張某位跨女的照片。這種質疑使得許多男性名人堅決捍衛他們是〔正常的〕異性戀,捐害了他的名聲和職業。這表面上聽起來很愚蠢,往往一旦在八卦部落格公開曝露了跨女,以訛傳訛,形象定型,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當一名男仕僅因為和一位跨女互動而感到羞恥-不論透過照片、性愛錄影或書信-這說明了社會是如何看待跨性女?更重要的是,這樣對跨女是?

這種無所不在的意識型態說,跨女是羞恥的,跨女是不值得被看見的,跨女必須保持在祕密中-隱形的和用完即丟。如果男仕敢讓他和一個跨女在一起被看見,他可能會失去社會資本,所以他必須堅決否認,極力貶抑,丟掉或消除這個有問題的女人。他必須這樣做,以維持他在我們父權社會下的地位。對於一個和跨女相關連的男人,實際上,他已經不再是個「真正的」男人(如果事情存在),因為他和一個「假女人」睡覺。

[..略,一些八卦事件案例]

這種反對跨女的意識型態是傷害的,厭女和普遍滲透在公開八卦部落格的留言部份,而Sylvia Rivera曾說,「我不再回應這些狗屎。」

我是一個跨女。我們姊妹們是跨女。我們不是祕密。我們並不可恥。我們是值得尊重、渴望和愛。有許多種女人、有許多種男人,而許多男人喜歡許多類型的女人,跨女是這些女人的其中之一。且這讓我們更清楚:跨女〔也〕是女人。

社會對這些男人的羞恥,特別是攻擊他們的性〔傾向〕和羞恥於他們的被吸引,直接攻擊了跨女。它會影響我們〔跨女〕看待自己的方式。它放大了我們的身體意象的議題,對於我們的自尊、勇於尊嚴、追求某事物或更大的地方。如果一個年輕跨女相信,她只能在祕密管道或交易的方才能擁有和一位男人分享親密空間,她將導致更風險的性行為,使她更容易受罪、疾病和暴力。她嬌慣於一個受挫和拳頭相向的男人。當一個男人告訴她他愛她,她對於自己是否用保套套保護自己感到疑問。導致她相信她不值得被看見,那加劇了她受到暴力行為的風險,因此她必須隱藏自己,為了生存不惜一切代價。

當我發現自己是個女孩,我遇到類似的問題,且我相信我將永遠找不到愛我的人。我學到了我不配與不值,我花了好幾年來釋懷社會強加於我作為一個年輕女性的羞恥和汙名。一個男仕慾望我的身體,我的頭腦,我的光彩與我的存在,這並不是開玩笑的事,因為我不是個笑話。

當我遇見我的男友AAron且告訴他我是跨,他不懷疑他的性傾向。他認可我是個女人,且我是跨並不影響我的女性本質。AAron和我的關係很罕見,雖然。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看到了我們伴侶的愛是賜福的,但不要以其它人相同的方式看它。我們的關係受驚訝,主要是因為大多數人不相信,像AAron這樣男人"委曲"了他的異性戀社會標準,和跨女或不是「真的」女人在一起。

公開的跨女是罕見的,無論是"差強人意"或有吸引力的,她是-有一個男人公開愛她的,在她身旁有個不加掩飾的慾望,僅管其他人的好奇或疑惑。AAron的性傾向是不變的,[..]特別是如果你也察覺到你受個女人吸引而這是羞恥、低於人,你必須不惜一切代價保持祕密。

重要的是,我們開始真正接納跨女是女人。我們不是祕密的性對象,拋棄,在廣播或八卦部落格上的笑話。我們值得被看到,這並不汙穢或可恥。直到開始除去我們身份、身體和跨女的汙名與男人和我們在一起的汙名之前,我們〔只會〕繼續邊緣化我們的姊妹,把他們推到社會認可的隱蔽,留在黑暗中自生自滅而沒有和男人的空間使他定義和擁抱他們受各種女性的吸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